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书> 古代耽美>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作者:东施娘 时间:2021-09-09 03:42 标签:破镜重圆 宫廷侯爵 逆袭 复仇虐渣
长到十三岁,春笛才知道自己跟人错换人生,他不是赌鬼的儿子,而是姑苏首富林家的儿子。
  他既兴奋又胆怯地回到自己家里,得到的却是全家人的嫌弃。
  父亲嫌他不学无术,母亲觉他气质不堪,兄长说他心术不正,连家中几岁的双子幼弟也哭着说不想看见他。
  与他待遇截然相反的是替代他原来人生的林重檀。
  林重檀清贵俊美,学富五车,年轻轻轻便成为当代大儒的关门弟子。
  明明他才是真正的少爷,可所有人都喜欢林重檀。
  本就自卑的春笛一日日变得阴郁,像暗处的癞蛤蟆。
  上京入太学读书,林重檀自己考进去,他是父亲花钱买进去,里面的达官贵人也只愿意跟林重檀玩。
  终于有一天,癞蛤蟆扑进了天鹅怀里。
  以身体作诱,将爱为借口,让天鹅帮自己。有林重檀代笔,春笛才子的名声渐渐传出去,父亲破天荒地写信夸他,连太子都邀他赴私宴。
  春笛喜不自禁,穿上最好看的衣服前去赴约,却被当众揭穿他所做诗句、文章全是林重檀代笔。
  羞愧难当的春笛看向林重檀,可那个在自己面前难以自持、吻他指尖的天鹅此时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春笛淋雨跑了,当夜溺亡河中。
  同时,皇帝最受宠的妃子生的痴傻九皇子在高烧不退咽气后又睁开了眼。
  【第一人称】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破镜重圆 复仇虐渣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春笛/姜从羲┃配角:林重檀┃其它:
  一句话简介: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立意:柳暗花明又一村,人生的终点也许也是起点


第1章 小寒(1)
  十三岁那年,我才知道我不是范五的儿子,我真正的父亲是姑苏林家的老爷。
  姑苏林家富甲一方,祖上出过不少大官,最高者拜相入阁。可以说,林家无论是放在姑苏,还是放在全天下,都是名门中的名门。
  我之所以会成为范五的假儿子,是因为我母亲林夫人在十三年前去城外的观音庙上香,路遇劫匪,逃难之际她跑到一个农妇的家中,也就是范五的家里。
  当时林夫人身怀六甲,因为逃难,动了胎气,在范五家中诞下麟儿,巧合的是农妇也在那天生子。
  农妇见林夫人通身富贵华美,一时动了歹念,趁林夫人生子虚弱,将我和自己的儿子互换。
  这一换便是十三年。
  上个月,农妇也就是我的养母病重,才终于将这狸猫换太子的事告诉林家,而我在这十三年里,一直遭受范五的虐待。
  范五是个赌鬼,虽然他不知道我不是他儿子,但他对自己的家人一直不好,无论是对我的养母,还是对我。
  得知自己是姑苏林家的儿子,我那一夜没能睡着。我既兴奋又不安,兴奋的是我终于要脱离这个苦坑,可以去当有钱家的少爷,不安的是我对前路一片茫茫。
  我的爹娘会喜欢我吗?
  想到这里,我连忙爬起来,从家中残缺的铜镜看自己的脸。瘦瘦黄黄,一点都不好看。
  我强挤出一抹笑容,心想毕竟我是他们失而复得的亲儿子,该是喜欢我的。
  第二天,我坐上林家来接我的马车,一路上我都惴惴不安,尤其是当马车越来越接近林家的时候。
  当马车停下来,我不由地屏住呼吸。
  马车里来接我的管家对我微微一笑,“春少爷,我们到了。”
  我吞了口口水,才点点头:“好。”
  林家是典型的姑苏园林的房子,碧瓦朱甍,层楼叠榭,无一处不雅致,无一处不风骨。我虽在来前告诫自己不要露出大惊小怪的眼神,可林家对于彼时只有十三岁的我,无异是天上仙阁。
  我紧跟管家步伐,但眼神不住往周围看,在我们穿廊过亭时,有三四个少女往这边来。
  少女秀丽,衣裙楚楚。
  我没见识,见她们过来就停下脚步,讷讷站在原地,“各位堂姐好。”
  管家跟我说林家住着几位我的堂姐。
  可我这话一出,几个少女皆是捂唇一笑,管家的话则是让我臊红了脸,“春少爷,她们并不是府里的堂小姐,是丫鬟。”
  我认错了人。
  我实在没想到林家的丫鬟也能穿那么好的衣裳,长这么好看。红着脸唔了一声,我闷着头在笑声里继续跟着管家走。
  管家带我去了偏厅,厅堂里乌压压的一群人,我才认错人,这次便吃教训地闭着嘴,不轻易开口,直至一位极美丽的夫人呜咽着冲过来抱住我。
  “是我的孩儿吗?”她身上的香气一下子席卷我全身,我从未稳过这么好闻的味道。在对方的哭声里,我意识到这是我的母亲林夫人。
  我想抱住她的腰身,想唤她一身娘,可当我伸出手,发现我的手黑得像乌鸡爪,实在与林夫人的衣裳不相配,便又垂下,只晕晕乎乎地由她抱着。
  原来这就是我的母亲。
  养母虽抚养我,却极少抱我,身上的味道也不大好闻,闷酸的汗味。
  “阿馥。”低沉的中年男人声音响起。
  抱着我的林夫人像是意识到自己失态,松开我,拿丝帕擦了擦眼下的泪珠,但一双美眸依旧放在我身上。
  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觉得我从母亲眼底看到了失望。
  “你叫春地对吗?来,过来,到我身边来。”
  刚刚响起的中年男人声音再度响起。
  我寻声望去,发现说话的男人是坐在正方太师椅的人。他留着美髯,器宇轩昂,眼底沉淀着经年的稳重。
  这人是我的父亲吗?
  我带着猜测慢慢走过去,等停在男人跟前时,一只大手在我头顶上方轻轻揉了揉。
  “回家了就好,我是你父亲。”
  他跟我介绍起厅堂里的人。
  在介绍某个人时,父亲的语气明显顿了下。
  “那是你二哥哥,林重檀。”
  我不是白痴,管家来的时候跟我大概介绍了林府的人。林重檀不是我的二哥哥,而是狸猫换太子里的狸猫。
  可我真跟林重檀碰上面,才发现我更像狸猫。
  眼前的少年白衣惊鸿,面容琼秀,眉眼疏离又自带风骨,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才对我低头行礼,“春弟弟安好。”
  我手指不自觉地攥紧,不想在这人面前露怯,于是也学着他的模样行礼,可却引来旁边的笑声。
  发出笑声的是一对双生子。
  那是我的两个弟弟,他们今年才五岁,是家中的两个混世魔王,因为年龄小,因此毫不顾及,其中一个甚至抚掌大笑,说出刚学的成语,“沐猴而冠!这就是夫子说的沐猴而冠吧!”
  呵斥声立刻响起。
  我虽然不懂沐猴而冠是什么意思,但我能猜出不是什么好话,脸上再度烧起来。无措地站在原地之际,一块丝帕递了过来。
  是林重檀。
  我诧异地抬头看他,在对方的目光里才意识到自己哭了。
  众人都以为我是被双生子说哭,只有我自己知道不是。范五丑陋,我的养母虽然相貌齐整,但常年风吹雨晒,容颜自然受损。我来林家之前,曾抱有希冀,我可以把林重檀比下去。
  可对上林重檀后,我才知道我比不过对方。


第2章 小寒(2)
  我本名叫春地,父亲嫌我本名上不得台面,当日便给我改了名,把“地”改成“笛”,从此林家奴仆皆唤我一声春少爷,可他们叫林重檀却是二少爷。
  林家给我分的院子叫山鸣阁,取自诗句“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十三岁的我不识字,但觉得这三个字写得极好。
  “春少爷在看牌匾?府里的牌匾上的字都是二少爷题的。”旁边的小厮开口说。
  他是分给我的小厮,名叫良吉。良吉比我略长一岁,但比我高上一个脑袋还要多,虎头虎脑的。
  我听这牌匾上的字是林重檀题的,便低下头,进入院子。
  接下来的日子,我过得异常忙碌,甚至比原先干农活还要辛苦。我知道我与这林家是格格不入的,于是我卯足了劲儿想融进去。
 

上一篇:我是你爹

下一篇:定我戎衣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