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书> 玄幻灵异>

咸鱼继承百万秘术遗产后

作者:唇亡齿寒0 时间:2021-10-13 09:58 标签:穿越时空 西幻 奇幻魔幻
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秘术师与狩猎秘术师的警夜人势同水火,展开了不死不休的斗争。
  传说秘术师中有一位神秘商人,经营着全世界最大的秘术地下黑市,提供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
  传说警夜人新上任了一名年轻警探,快刀斩乱麻地解决了诸多案件,令秘术师闻风丧胆。
  段非拙:不错,两者都正是在下。
  他因为不小心点开一封题为“恭喜您继承百万遗产”的邮件而穿越到这个时代,稀里糊涂答应加入警夜人一方,对抗秘术师。
  谁知第二天,他就从叔叔手中继承了一笔神秘遗产——全世界最大的秘术地下交易黑市。……这就有点尴尬了。
  为了避免掉马,段非拙决定远离纷争,躺平咸鱼。
  一边疯狂PUA黑市顾客,希望黑市早日倒闭。
  一边在警夜人内部消极怠工,希望自己早日被开除。
  然而他越是赶客,黑市的生意越是红红火火。
  越是消极怠工,在警夜人中越是步步高升。
  眼看双面无间道越玩越大,这马甲怕是要捂不住了……
  苏格兰场警夜人首领,代号Z,白发、盲眼、机械义肢、金属脊骨、一身战损;爱好手卷雪茄,救不出人质就把人质和歹徒一起击毙,人生最高理想是剿灭世上所有秘术师。
  背负着惨痛的过去的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心如止水,却一步步被那个新来的年轻人打动和征服……也被他所救赎。
  直到有一天他得知,那个撩动他心弦的年轻人,就是他的毕生宿敌——全世界最大秘术地下黑市的主人。
  Z:绷不住了。
  【提示】
  1.热知识:如果发现文不合你口味,可以直接叉掉,不用在免费章节下面发表“高见”,弃文也不用特意广而告之^_^。
  2.本文不是马甲流也不是幕后黑手流,只不过主角刚好有个马甲而已,从一开始就没想着让主角披马甲搞事。主角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一开始很想当咸鱼,后期就不再咸鱼了。如果你不喜欢好人主角,请参考第1条。
  3.本文有真实历史人物出场,请勿较真。
  4.本文含有可能令人生理不适的内容,比如吃骨灰拌饭啥的(笑)。
  5.私设多如山,勿深究逻辑。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穿越时空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非拙(利奥·切斯特),Z ┃ 配角: ┃ 其它:预收《参加灵异综艺后我火了》
  一句话简介:当不成咸鱼了!
  立意:选择塑造人生
  CP:白毛战损美人攻(段非拙)VS 咸鱼吐槽小能手受(Z)


第一章 人质
  试问在1893年的伦敦,怎样的生活才算顶尖时髦?
  喝东印度的红茶,抽新大陆的烟草,读柯南·道尔的小说,再搭乘蒸汽空行艇,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不过,那些时髦玩意儿和段非拙没有任何关系。
  当伦敦四百万人民尽情讴歌伟大女王陛下辉煌治世的时候,段非拙却站在距离伦敦五百公里的阿伯丁市最贫困破落的街道上,被一个瘦小的、面相如老鼠的男子挟持,性命危在旦夕。
  老鼠男一手勒着段非拙的脖子,另一手捏着一根魔杖,抵住他的太阳穴,怒吼“你们别过来!敢动一下,我就炸飞这小子的脑袋!”
  段非拙懵了“大哥,我刚刚才救了你的命呢,你就这样恩将仇报?”
  “闭嘴!否则我现在就炸了你的脑袋!”
  “我死了你不就没有人质了吗?”
  老鼠男一愣,惊觉他言之有理,旋即气急败坏,用魔杖一指不远处的石头。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石头四分五裂,化作齑粉。
  段非拙立刻不敢吱声了。
  这是要来真的啊?
  世上若是真有神灵,段非拙倒想请教请教祂自己身为一名二十一世纪中国好青年,为何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三年前,他本是个风华正茂的医大学生。某天他收到了一封标题为“恭喜您获得百万遗产”的诈骗邮件。他本来想删除这封邮件的,然而他当时正在上一门无聊透顶的课。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便耐着性子将邮件从头到尾读了一遍。
  邮件是用英语写成的,大意为,段非拙的一位旅居海外的远房亲戚过世,留下巨额遗产,并指定他为继承人。
  他忽然产生了一种恶作剧似的想法为什么不假装上当,去和骗子对线呢?
  于是他手贱地点开了邮件中的链接。
  再一睁眼,他便魂穿维多利亚时代。
  现在的穿越真是越来越不讲究了,好歹来一辆大卡车吧?
  这具身体的正主本名利奥·切斯特,自幼丧母,其父亦是一位医生,开了家私人诊所。不久前,一场大火将诊所夷为平地,利奥的父亲命丧火灾,利奥本人也身受重伤。段非拙的灵魂便在此刻“鸠占鹊巢”。
  本以为自己穿越后能继承亡父遗产,走上人生巅峰,岂料火灾中一同丧命的还有几位倒霉的病人。死者家属将火灾归咎于医生用火不慎,索要高额的赔偿金。
  段非拙继承的遗产在赔偿过死者家属后,只剩十一先令。
  他对这个时代英镑的购买力不大了解,但他读过福尔摩斯系列小说。在《血字的研究》开头,华生就交代了他一天的收入是十一先令六便士。
  换言之,段非拙的全部家当和人家的日薪差不多,还少了六便士。
  ……这能活?
  他无家可归,口袋里那几枚钱币根本住不起旅馆,于是他只能在阿伯丁市最破落、最贫穷的街区——烂泥街——租了一间屋子。
  烂泥街阴暗破败,藏污纳垢,是这座光鲜亮丽城市的一道烂疮。但它又不可或缺,就像再美轮美奂的宫殿也需要垃圾桶一样。烂泥街收容着城市其他部分弃之如敝履的垃圾一切不配在阳光下生活的穷人。
  段非拙在这个垃圾桶里一住就是三年。
  他唯一的谋生手段就是自己的医学知识。虽然只上了一年多的大学,临床经验基本等于零,但好在他的主要客户——烂泥街的居民也不会挑挑捡捡。
  这些社会最底层的穷苦人连日常生活开销都捉襟见肘,生了病往往只能听天由命,不到危急性命的时候绝对舍不得看医生。段非拙的到来对他们而言犹如天降甘霖。他们付不起多少医疗费用,段非拙不好意思多要他们的钱,每次诊金只收几个先令,有时候甚至分文不取。
  不知不觉间,他这么个无证黑医竟然烂泥街知名的“神医”,不可谓不讽刺。
  把时间线拉回到这悲惨一天的早晨。
  浓雾弥漫的清晨,天还未完全亮起,段非拙就被震耳欲聋的敲门声惊醒了。
  “医生!请开门,医生!我爸爸他……”
  段非拙披上一件打满补丁的外套,呵欠连天地打开门。
  门外站着一名身材娇小的少女,脸庞红扑扑的,眼角噙着泪花。
  “医生,请来我家一趟!我爸爸他……他……”
  段非拙按了按手“露丝,冷静,慢慢说。”
  少女哽咽“他卸货的时候,一只集装箱松脱了,砸了下来,他的腿……”
  没等她说完,段非拙已将外套穿好,返身回房,从床下抽出一只医药箱。
  “走。”
  少女慌忙点头,在他面前领路。
  露丝·罗伯茨住在烂泥街的另一端。段非拙抵达她家时,破旧的小屋外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些人,一部分是烂泥街的居民,另一部分则是穿着工装的空港码头装卸工人——露丝父亲的工友。
  看见段非拙,他们如同摩西分红海一般自动朝两边让开。
  “是切斯特医生!”
  “医生来了!让路!让路!”
  段非拙推门而入。狭小的屋内没有照明,露丝的父亲罗伯茨先生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条薄毯,毯子的下半部分已被鲜血浸成深红色。罗伯茨夫人坐在床头,抽抽搭搭地哭泣。她十岁的小儿子爱德华抱着她的胳膊,一言不发,脸上挂着与年龄不符的凝重表情。 Fxshu.org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