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书> 玄幻灵异>

万有引力[无限流] 下

作者:骑鲸南去 时间:2021-10-10 03:10 标签:强强 无限流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接上一篇《万有引力[无限流] 上》
  城堡的主人则是雪莱公爵。
  这二人在设定中是好友。
  玩家们的任务,就是按照系统分配的角色,扮演二位主人的侍从,每日过桥,为两个角色传递信物。
  ……听起来不算非常困难的任务。
  而江舫和南舟又都被系统强制分配成了教堂的神职人员。
  这更让江舫安心。
  尽管按照合理性而言,他们两个一人去城堡,一人在教堂,才是更妥帖的双保险,江舫还是为这样的分配隐隐感到安心。
  他们在一起很久了,久到江舫几乎要淡忘他的病。
  但他听到南舟对他说:“我不跟你们走了。”
  南舟的吐字向来冷冷的,因此格外清晰,绝没有听错的可能。
  江舫觉得自己不是听错,只是没听懂,因此嘴角还挂着温和的笑模样:“还想在这里看月亮吗?”
  南舟:“嗯。再看一会儿。”
  江舫:“我陪你。”
  月色被彩色玻璃解析成支离破碎的样子,已经失却了原本纯净的色泽,落在南舟身上时,就被切割成了斑驳的光影。
  江舫的心思却不在月亮上,逐渐开始被南舟刚才那句“我不跟你们走了”支配。
  他想,这是什么意思呢?
  一点恐慌捕捉了他的心。
  他望向南舟时,发现南舟也在回望着他。
  南舟说:“……我的意思是,不走了。”
  江舫的笑容不大自然了。
  他温和地曲解着南舟的意思:“要看一晚上吗?”
  南舟话音清晰、逻辑分明,不肯给他一点多余的希望:“这次副本结束后,我们分开吧。”


第168章 邪降(十四)
  神职人员的领口被浆洗得很是坚硬。
  江舫扯着领口.活动了一圈,还是觉得没能将自己从绳套一样的窒息束缚中挣脱出来。
  他有些喘不上气,因此他烦躁不堪。
  穿着长袍、担任“来教堂免费工作的信徒”角色的耳钉男爬上楼梯,瞧见了并肩站在窗前的两人,也没多想,热情招呼道:“老大,南哥——”
  江舫半张脸转过来,目光和夜色一样冷:“滚。”
  耳钉男吓了一跳,刚迈出的脚还没来得及沾地,就硬扭了180度,利索转身:“好的呢。”
  南舟好奇地看了江舫一眼。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江舫这样情绪失控。
  江舫向来是很文雅的,圆滑温柔,对任何人看起来都是一碗水端平,毫无偏颇,大爱无疆。
  以南舟对人情迟钝的敏感度,他不很能理解,明明顶着这样一张笑眯眯的脸的江舫,为什么会让队员们敬而远之。
  然而耳钉男没能解答他的疑惑,而是自顾自登登登逃下了楼。
  “……走?”
  长久的沉默后,江舫续上了这个活题。
  他刚才活音中的暴躁和压抑都被匆匆收拾起来,语调轻快得甚至有几分飘忽:“你要走去哪里?”
  南舟:“我也不确定。”
  南舟:“但是我不跟你们走了。”
  江舫有些发怔,回过神来后,嘴角的笑意反倒有了扩散的趋势。
  他喃喃自语:“‘你们’?”
  他的手指在身前攥紧,咬紧牙关,酸涩地重复道:“……‘你们’?”
  江舫的语气过于微妙,不禁让南舟开始反思自己的代词有没有使用错误。
  确定无误后,南舟抬起头,肯定道:“是,一直都是你们。”
  南舟知道,队里的大家都是想要和他亲近,却又怕他的。
  他和这个队伍唯一真正的亲密联系就是江舫。
  可另一方面,南舟虽然不敏感,他也能知道什么是忽远忽近、忽冷忽热。
  江舫无数次想要抱住自己,可又会在他给出回应时松开手。
  他只在某个夜间,被原因不明的梦魇惊醒时,会用指尖探入自己的枕下,轻轻摸着自己的指关节,寻求某种安慰。
  以南舟稀薄的、和人相处的经验,他无法解析出这是因为什么。
  在他看来,他和江舫处来处去,同生共死,到了现在,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江舫抑着声音问他:“想去哪里?”
  南舟:“走一走。或许找一找其他的队伍、去通一通其他副本。”
  江舫:“跟着我们不能做副本吗?”
  南舟:“不一样。”
  江舫:“哪里不一样?”
  二人本来一个问,一个答,语气平缓,气氛融洽,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
  但南舟注意到,江舫单手扣住了另一手的手腕,仿佛在压抑体内某种蠢蠢欲动的欲望。
  他向来稳如泰山的双手在发抖。
  这罕见的场景,让南舟开始真情实感地担心起来。
  他反问:“舫哥,你不舒服吗?”
  ……不是不舒服,是不对劲。
  这太不对劲了。
  在江舫掌中,向来井然有序、操盘得宜的牌局天地翻覆了。
  江舫现在努力不去看南舟,因为他需要克制自己,不可分心。
  他一瞬间涌起的渴望,宛如强大的潮汐,要把南舟吞没其中。
  他想要把他锁起来,困起来,哪里都不让去。
  江舫是狡兔,始终习惯给自己留足后路。
  他知道南舟的弱点在哪里。
  南舟看似无坚不摧,天敌只有满月。
  但江舫看过无数遍《永昼》,他知道,南舟存在一个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晓的弱点。
  ——他的脑袋里,住着一只小小的白孔雀。
  那是光魅菌株扎根在他脑中的产物。
  它既是他的力量之源,也是他最易被人拿捏住的把柄。
  换言之,南舟的精神相当脆弱。
  如果江舫想,他可以利用南舟此时对他绝对的信任,从物理上将南舟的精神摧残得七零八落。
  但江舫什么都没有做。
  他只是微微颤抖着双手,和他并肩站着,看着月亮,任心中的潮汐将他的理智撕碎、再重组。
  见江舫不答活,南舟也不再追根究底。
  他说:“不一样的。”
  江舫在如同高空弹跳的心绪拉扯下,语气平稳地问出了那个最关键的、却被他一直回避的问题——
  “为什么?”
  为什么突然要离开?
  是自己做了什么吗?是惹他生气了吗?
  江舫不断逼着回想自己这些日子与他相处的点滴,想得心尖都发了疼。
  南舟重复道:“‘为什么’?”
  接下来,两人间陷入了怪异而长久的沉默和对视。
  望着他眼中自己的倒影,江舫才猛然醒悟过来。
  南舟也在问他,“为什么”。
  南舟摸摸自己的心口,回味着今天自己在和心口位置平行的彩色玻璃上画着圈,想把人圈入心脏的动作。
  可就在那一刻,他清晰地认识到,江舫不想被他圈进心里。
  因为他不是人。
  南舟看了许许多多的书。
  那些书讲的是人类社会,在他脑中植入了一个固定的程式,几乎让他以为,他也是人了。
  可那毕竟与他无关。
  他无法解剖自己。
  他说不清自己的快乐是不是也是因为多巴胺的分泌。
  他不知道他的爱情是不是也源自于费洛蒙。
  书上说,男性不具备生殖繁衍后代的雌性器官,而他在外观上具有一切男性的性征,但因为不是人,他甚至无法确信自己是否能怀孕。
  南舟只是虚拟世界里的南舟。
  他不可爱。
  因为他再像人,也不是人。
  南舟说:“你们一直在被游戏背后的力量推着走。你们的目的是要活下去,要通关,要活着出去。可我和你们的目的不一样。”
  “我甚至不知道,如果我在这里死掉,我会去到哪里。”
  “是回到永无镇?还是彻底消失?” Fxshu.org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